咨询客服

+QQ-8111118

新闻中心

在线客服+QQ-8111118

肯尼亚街头的流浪儿童,靠吃胶水过活,他们有着怎样的人生?

浏览次数:    时间:2017-08-31

null


作者介绍

齐林,自由摄影师。2010因工作被派往肯尼亚常驻。在非洲工作之余,曾在新华社,中国日报,中国国家地理,摄影之友等平台上发表摄影作品,曾获国际影艺联盟绶带奖。之后想专注于用影像记录非洲,辞职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,前往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求学,后在西班牙参加战地摄影师培训。2016年开启有关非洲的摄影项目,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基金、入选第二十九届埃迪亚当斯工作坊。2017年,结合个人在非洲的经历和摄影技巧,出版摄影类书籍《行摄非洲》。


杜风彦,摄影、武术、旅行爱好者,中国文化旅游摄影协会会员,中国武术协会会员,八卦掌第六代传人。在2011年放弃高薪职位,决定以骑行的方式穿越亚非大陆。从南宁出发一直骑到南非好望角,历时2年2个月的时间,途经亚非22国,总里程约3.5万公里。2016年和摄影师齐林成立团队“杜齐眼”,专注于非洲纪实影像项目,起这个名字是因为“希望大家能通过我们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”。


想更多了解齐、杜二人的朋友,可以移步至他们的微信公众号“杜齐眼”(ID:ycgker)——用镜头传递一个真实的非洲。


PS:本文是一篇演讲稿,由于全文过长,为阅读效果考虑,小布将整片文章一分为二,这是下篇。


前景提要:“肯尼亚街头流浪儿童”是“杜齐眼”组合在非洲的纪实影像项目之一,追踪了一群生活在肯尼亚内罗毕的流浪儿童,他们没有家也没有亲人在身边,经常吃睡都在垃圾堆,生存得很艰难,大部分人会吸食一种工业胶水来麻痹神经,以抵御饥寒。上篇中讲述了13岁的Briant的故事,这个男孩自己都吃不饱饭却养着几只流浪狗,只在特别冷或者特别饿的情况下才会吸食胶水,遭受过很多身体和精神上的暴力行为,依赖胶水带给他的心灵上的慰藉。上篇在这里

走近肯尼亚街头的胶水儿童,他们过着怎样的人生?(上篇)


下篇将为大家带来Chris和Peter的故事。



null



null


这帮流浪儿童经常睡在垃圾场,夜里靠燃烧垃圾取暖

     

希望与失望


这群流浪的孩子们中,Chris的英语最好,他会用好几国语言打招呼,英语、法语、荷兰语、日语、中文等,这些都是当年他在上学的时候,学校的志愿者教给他的,后来他父亲在一次火灾中丧生,他母亲的腰也扭伤,无法工作,他无钱上学,就来到了街上。

 

他说他曾经被很多NGO(Non-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 非政府组织)救助,在一些学校进进出出很多次。他是孩子们中的明星,因为他曾经上过CBBC(英国广播公司儿童频道)的节目,那时的他,还朝气蓬勃。

 

Chris对生活抗争得很厉害,所以受伤也最重,他经常会吸得很high,我们根本无法跟他进行正常交流。

 

null


吸食胶水的流浪儿童


他肚子上有一个十字疤痕,他说这是他的纹身。这个纹身是他请求一个大孩子用铁片给他划的疤痕,他觉得有了这个十字架,上帝会保佑他。周日的时候,他很想去祈祷,但他进不去教堂,因为门卫嫌他穿得脏,但他仍然特别坚信上帝会保佑他。

 

得知我从中国来之后,他向我打听一个香港的志愿者,问我认不认识她。因为那个志愿者曾经答应他会把他接走,离开这个地方。  

 

我说中国很大,你知道她的名字吗?他在自己的胳膊上写下一串英文名字,我表示那不是中文,他却特别肯定地认为那个就是中文名字,而且很坚定地认为那个志愿者会回来,他说他接到了信息,志愿者很快就会过来接他走。

 

为了证实,他借我的手机登陆了他的facebook,给我看那个志愿者的照片,并用我的手机发了信息,“hi,I miss you ,when you will come to pick me?”在他发信息的时候,我看到,他原来的聊天记录中有很多类似的信息,他发这些信息给他认识的所有志愿者。这些志愿者都记得他,而且给了他回复,他们表示也非常想他,说会再找机会过来看他。


null


睡梦中的流浪儿童


地址:菲律宾  QQ:+8111118  传真:+86-0000-98888
众彩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    
在线客服① 在线客服② 代理加盟③